大火的《繁花》,还是熟悉的“王家味”

分类:资讯//652 阅读

《繁花》迎来了大结局。在微博热搜上挂了一个月,豆瓣评分从开分的8.1分涨到了8.5分,这一次,王家卫又赢了。

胡歌、辛芷蕾、马伊琍等实力派演员挑大梁、《繁花》讲述的是上海90年代的商战大戏,而且还是王家卫十年磨一剑的回归之作。

执导多年,王家卫只拍过11部电影,却部部名垂影史,而但凡和他合作过的,也都成为国际巨星。

左右滑动查看王家卫的部分作品

作为一部讲上海的电视剧,这部剧云集了大批上海籍的优秀演员。《繁花》有沪语和普通话两个版本,沪语版就是演员们现场收音的。

据说当时王家卫为《繁花》选角的时候,只要是会说上海话的演员基本都去试镜了。网友更是直接将《繁花》比喻成沪版的《哈利·波特》,以后上海演员里,只有演过《繁花》的和没演过《繁花》的。

《繁花》是香港导演王家卫北上的第一部电视剧,被无数观众称为“中国电视剧的新开端”,王家卫在上海想象的谱系中再落一笔。

王家卫的“乡愁旧梦”

王家卫1958年生于上海,并在五岁时迁居香港。这两座城不仅成为他电影故事中的常见地点,更是经由他独特的叙事方式和影像建构而成为一种特殊意象。

刊载在纽约《炸弹杂志》(Bomb Magazine)上的一篇关于王家卫的访谈显示,他的父亲曾经做过海员,后来改行当了夜总会经理,而他的母亲则是一名家庭主妇。

这一点从《阿飞正传》和《花样年华》中便可看出来。在这两部略带自传性的影片中,夜总会的场景、喋喋不休的打麻将的家庭主妇,以及海员居无定所的生活,全都是铭刻在王家卫创造性潜意识中的成长经验。

《阿飞正传》

《花样年华》剧照

《繁花》中胡歌饰演的“阿宝”居住在和平饭店中,是“客人”,是“无脚鸟”,他“无旧可念”,阿宝一如王家卫影像中的其他人物,在情义中生,也在情义中陷落。在这些影片中,上海是一个重要而又独特的存在,它所代表的社群说着完全不同于粤语的方言。

《繁花》剧照

在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后,大量迁居香港的上海人不仅为各个行业带来了资金、技术,而且还带来了一种生活方式,正如王家卫所说:“他们有自己的电影、自己的音乐,还有自己的礼仪习俗。”上海电影实际上就是香港国语片的参照物。

《繁花》剧照

在1950年代,香港的国语电影界倾向于仿制上海电影,仿佛仍旧以1949年之前的上海为中心,影片的故事均以上海为背景,人物展示的生活方式和时尚,均强调了他们对上海的思念。

《天涯歌女》剧照

周璇主演的电影便是这方面的典型。周璇是成名于上海的歌星及影星,1947年至1949年,她在香港拍了几部影片。

在《花样年华》中,通过老歌曲的使用(有一场戏,电台广播里短暂地播送她在一部1947年的影片中演唱的歌曲《花样的年华》,这也是片名的由来)和旗袍的穿搭——这种由张曼玉完美展示的紧身服装也是与上海女性关联一起的一种时尚,周璇作为一个偶像般的存在被提及。

在这里,王家卫关于母亲(她在王家卫拍出处女作之前便已去世)的记忆,很可能起到了信息来源的作用,就像他的评论所透露的那样,他无须为张曼玉的旗袍装束做研究,“因为我们的妈妈穿的就是那样的旗袍”。

在王家卫的怀旧世界里,上海与香港是分不开的。他创造一种边缘——过去流落在香港的上海人和这一代的香港边缘人,他们属于被时空割裂的离散人群。似乎香港人对上海都有一种特殊的情怀,这种情怀又是什么?

尽管上海人尝试在香港重造一个上海,香港最终还是让自身的现实发挥了影响,并完成了对上海人的同化。时至1960年代,国语片完成了从对上海的一种有意识的怀旧,到与香港及其环境融为一体的转型。此时的国语电影界已经是两位海外华人巨头——陆运涛和邵逸夫——的天下。他们起家于东南亚,并不觉得与上海有多深的联系(尽管邵逸夫与上海颇有渊源,但他有一段时间是以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为基地的)。国语片中的人物日益认识到,香港不再是一处流离之所,而是可以扎根的归宿。

王家卫曾谈及,在讲粤语的香港,作为一名来自上海的小孩,他觉得自己被孤立了。或许可以说,这种感觉将他变成了香港影坛卓尔不群的大导演。另一方面,与大多数在香港长大的内地移民一样,王家卫被香港的粤语社会所同化,他的影片也反映了这一情况。

观看一部像《阿飞正传》这样的影片,部分快感来自听觉——听由张国荣、张曼玉、张学友、刘德华等饰演的1960年代的香港人讲粤语,这些演员自然的对话腔调被同期录音记录下来(这一做法到1990年代才成为香港电影工业的规范;在此之前,香港电影工业主要采用后期配音)。

对王家卫而言,讲粤语的环境与他的上海出身一样自然。但是,对他这一阶段处于形成期的个人特色贡献良多的其他因素,也可以从《阿飞正传》的声音建构中窥斑见豹,亦即拉丁音乐,以及与菲律宾的关联。

香港曾是而且仍是很多不同社群和文化的集散地。在《阿飞正传》《春光乍泄》《花样年华》(它们构成了“拉丁三部曲”)中无处不在的拉丁节拍,便是香港的菲律宾乐队文化和拉美流行音乐的衍生物,后者通过好莱坞和遍布全球的美国唱片公司渗透至香港。

王家卫电影风格的延续

《繁花》保持了王家卫一贯的电影风格,画面精致,节奏紧凑,几乎没有废镜头、废台词,九十年代上海的社会现实,以王家卫式的光影布景打造出一方亦真亦假的梦幻之地。

胡歌、唐嫣、马伊琍等一众上海籍演员的出色表演,还原了那个时代的氛围,每个细节都被处理得入微,使得整个剧情更加真实感人。

同时,王家卫对音乐的运用,以及对光影的把控,都彰显了他在电影艺术上的独特见解,使得观众能够从中感受到他一贯的风格和品味。

王家卫的电影风格与他的经历不无关系。王家卫1980年毕业于香港理工大学平面设计专业,于次年加入香港顶尖的电视台TVB,由此开启自己的职业生涯。在接受了编剧和导演方面的训练之后,王家卫走上工作岗位,并在甘国亮的指导下作为编剧和制作助理参与了两部TVB电视剧的创作。

王家卫

1982年,他以编剧的身份进入电影界,但他并非单独署名的编剧,而是为集体创作的剧本贡献创意。王家卫写过各种类型的剧本,包括爱情片、喜剧片、混合了喜剧元素的恐怖片、警匪惊悚片、黑帮片和奇幻冒险片,亦即大卫·波德维尔所指出的王家卫作品中一脉相承的“通俗娱乐”。

作为一名导演,王家卫的行事风格便是这种气质的产物——他喜欢将不同的类型杂糅,并且在没有完整剧本的情况下拍片。谭家明声称,作为一名编剧的王家卫从未撰写过一部完整的剧本,他最接近完成的一部剧作便是《最后胜利》(1987)。但即便如此,谭家明表示,由于王家卫无法按期交货,该片的剧本最终是由他本人和俞铮合作完成的。

《最后的胜利》剧照

谭家明与作为编剧的王家卫关系密切,但二人很少就谭家明本人的影片进行论辩:“王家卫更多的是一个凭直觉进行创作的人,喜欢表现人的情感联系。”

《繁花》中王家卫更是把拍电影的技法用到了人物身上,用低机位拍摄汪小姐,唐嫣的大波浪发丝都看得非常清楚,她的眼睛怎么含泪,眼泪怎么流下来。正是这些细节背后所承载的情感,随着一集一集人物命运的展开,观众会逐渐感受到如电影般高级质感。

谭家明日后出任《阿飞正传》和《东邪西毒》的剪辑指导。回溯两人之间创造性的搭档关系是如何在《最后胜利》中撒下种子的,这实在是一件有趣的事,但谭家明并不希望拿王家卫的作品与自己的作品比较。

《东邪西毒》剧照

毋宁说,他们二人的联系更像一个业内资深人士担任一个入行新手的导师,为后者在业内立足提供帮助,并向他介绍曼努埃尔·普伊格和雷蒙德·钱德勒的文学作品[后者的影响可见于王家卫的宝马汽车短片《跟踪》(The Follow,2001)中的黑色电影质感]。

王家卫职业生涯早期的另一重要搭档是刘镇伟。两人在1980年代中期产生交集,他们当时都进出于各种制片公司(世纪、德宝、大荣、影之杰),经常撰写剧本,都怀揣着当导演的梦想。

刘镇伟在1987年首执导筒(当然有王家卫的协助),并在日后以拍摄票房鼎盛的《赌圣》(1990)、《赌霸》(1991)等闹剧片为人所熟知。尽管王家卫似乎处在相对于刘镇伟的另一个极端,他还是为后者撰写了几个剧本(其中给人印象最深的是奇幻动作片《九一神雕侠侣》),延续着二人的合作。

他们的影片大相径庭,但是对独特节奏的追求、对空间和时间异乎寻常的执迷是二人的共通之处。

刘镇伟甚至通过拍摄另一版本的《阿飞正传》[《天长地久》(1993)]和《东邪西毒》[《射雕英雄传之东成西就》(1994)和《大话西游》(包括《月光宝盒》《大圣娶亲》两部,1995)]来回应王家卫的影片。

现在王家卫已经拿出了《繁花》,刘镇伟将会如何应对?我们拭目以待。

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

Copyright © 2024 初雪影院(szrsrc.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顶部
统计代码